2012年5月1日 星期二

2012冬山河水岸超馬賽照片彙整





羅東社大志工洪林誠拍攝

劉錦盛會員拍攝




趙于瑩(微風)拍攝


喜歡拍生態的我,一向不太習慣將鏡頭面對人。這一次冬山河超馬賽事,感謝夜鷺(林毓桓)的膽大重用,


讓我可以放開心來,無畏地揹著兩台相機與鏡頭從台南搭車直赴羅東會合。

天色未亮,我和夜鷺僅以前一晚睡了2個小時的體力來準備迎接這一場賽事。



看著全場熱力十足的暖身活動,還有鳴槍起跑前的寧靜肅然,竟有著想一路跟跑的衝動,


還好有一旁的鐵大羅維銘( 1000公里亞洲紀錄保持人)可以讓我請教有關「動禪」的跑步境界,


這才安撫了也想縱情奔馳的不安靈魂。


當我在醞釀一種如何拍攝這些跑者的靈思波動時,我想到了我最欣賞的台灣作家吳明益老師 



( 著有《蝶道》、《複眼人》、《天橋上的魔術師》等書)曾提到他對馬拉松的看法,


「有哪個運動不具有微型戰爭的本質呢?對我而言,最不像戰鬥,卻又是因為戰爭而發展出的運動,


或許就是馬拉松吧?在那四十二點一九五公里的長征裡,我們看到跑者有時在漫漫的山岳、草原、街道


裡化為一個點,人恢復到微小、伴隨著遙遠喘息聲移動的存在。」


( ps.每看老師這一段話,就又讓我好想、好想、好想出去跑跑啊 .....。)如此這樣的意境,


我該如何透過鏡頭來捕捉跑者融入了自然,跑出了人與自然共譜二重奏的生命力呢?

初始的拍攝有些摸索,直到一個空檔,遠遠地望見了第一名的超馬跑者,



一個人懷抱著某種堅毅的決心迎向你而來時,像太陽,有了強度,光覆蓋了一切,


讓我聽到宇宙在心脈強烈悸動著。50公里的路程,每一位跑者除了自我對話之外,


當在彼時彼地距離終點還有10公里的遙遠時,或許他還需要另一種聲音。


我以自己也是名跑者推出這樣的假設,想好如何拍攝之後,於是,我把鏡頭腳架擺妥,


魔法將要在熱火中投入一片閃閃的暖光亮起。


這是我拍攝的相簿,從2600多張的照片中再精挑出2220張。



魔法幾乎讓每位跑者綻放出燦爛如煦的笑容,那微笑的一霎那,顧盼間,嫣嫣然,心就有了力量,


就有了再繼續揮灑汗水,邁步往前的動力。從鏡頭觀看到事後整理這一些照片中,


我依然牢繫著這些笑容的記憶,頻投以千萬遍的瞻戀。

最是感謝夜鷺的邀請,讓我有機會得以另一種角度觀看跑者,觀照自己;



整個賽事的幕後工作人員也非常辛苦的把這賽事活動辦得如此盡善盡美;


還有最重要的是每一位參賽的跑者,感謝你們的毅力與允應了我的魔法,將煥發似日的笑容揚耀冬山河上。

我們後會有期了,許是在未來的某一場賽事上,微風我將會與大家在跑馬上喜樂相逢,歡樂相見!!

微風相簿: https://picasaweb.google.com/iamyuing




俞大偉拍攝


2012-04-29冬山河水岸超馬<頒獎照片(超馬組)>




2012-04-29冬山河水岸超馬<終點衝刺照片(超馬組)>


‎2012-04-29冬山河水岸超馬<頒獎照片(健跑組&半馬組)>


2012-04-29冬山河水岸超馬<終點衝刺照片(健跑組&半馬組第一名)>


2012-04-29冬山河水岸超馬<賽中賽後花絮>




2012-04-29冬山河水岸超馬<比賽途中(2km後大門處)>


‎2012-04-29冬山河水岸超馬<親水公園上河堤爬坡處(約2.5km)>


‎2012-04-29冬山河水岸超馬<賽前花絮>




‎2012-04-29冬山河水岸超馬<起跑照片>




‎2012-04-28冬山河水岸超馬<賽前日現場報到&準備作業>

沒有留言: